河南17岁少年失踪11年后被找到,称被河北一村支书拘禁强迫干苦力

时间:2019-04-04 17:20  来源:中国青年网


2007年,河南省安阳县永和乡田营村17岁村民田英俊(化名),随表姐夫去天津打工,到天津后便杳无音讯,家人寻遍全国无果。2018年9月21日,多地警方在河北省沧州市泊头市西辛店乡军王庄村村支书家将其找到。

警方是怎么找到他的?11年间,田英俊又经历了什么?带着这些疑问,4月2日至3日,记者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调查采访。

图片

田英俊走丢时刚刚办理的身份证,17岁的他一头乌黑亮发,皮肤白皙。本文图片 安阳网

神秘电话带出失踪11年少年踪迹

2018年9月19日,安阳县公安局永和派出所值班室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是位男性,河北口音。”安阳县公安局永和派出所高警官告诉记者,当时是他接的电话,对方称想要田营村村干部田平安(化名)电话,买点粉条。田营村正好是高警官管辖的村庄,便从电话录上找到田营村村干部田平安的电话告诉了对方。后来,令高警官没想到的是,这个陌生电话居然变得神秘起来,让他们发现失踪11年少年的踪迹。

没多久,电话就打到了田平安手机上,来电显示河北沧州联通。“你们村有没有一个叫田英俊的?”那头突然出现一个令田平安陌生但又熟悉的名字。田平安心想,难道对方说的是自己失踪11年的本家侄子吗?顿时,田平安变得紧张起来,开始不断追问对方,“我认识他,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田英俊?他现在在哪儿?”而对方不紧不慢,一再让田平安保密此次通话,只字未提田英俊现在的位置。

2018年9月19日晚上,田英俊的堂哥田巍宏(化名)拨通了神秘来电。经过一番交流,田巍宏得知可以找到弟弟的几个重要线索:一个河北省沧州市的联通电话;田英俊在一个农场干活;特别受罪;田英俊的老板是村干部。

图片

被解救后的田英俊。

多地警方联动成功解救失踪少年

2018年9月21日,安阳县公安局警方同田英俊家属一起驱车赶往河北省沧州市。安阳县警方在行驶途中迅速与沧州市公安局打拐办白警官联系,说明原因后,想要白警官帮忙查询神秘电话的确切位置。很快,白警官回复说,神秘电话的确切位置是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军王庄村。根据之前获取“田英俊的老板是村干部”这一线索,当日18时20分许,多地警方来到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军王庄村村支书王某某家。

据田平安回忆,起初王某某说村里没有田英俊,后来又说自己家地里有个河南人。在王某某的带领下,大家沿着村东头玉米地行走了一公里左右,看到几间破房子。当他们走进破房子时,从房屋内走出来一个衣衫褴褛、浑身散发馊味的瘦弱男子。

在田巍宏提供的视频中,记者看到了当时解救的现场。“你是田英俊吗?”警方急忙上前询问。“是”该男子面对一群人的到来不知所措,非常胆怯地说。随着警方进一步询问,该男子说自己叫田英俊,家住安阳县永和乡田营村,并且非常清楚地说出了家庭成员的名字。经过仔细辨认,田英俊认出了田平安和田巍宏。田巍宏一把搂住自己11年未见的堂弟泣不成声,而田英俊面对家人的到来十分开心,但对堂哥的拥抱却瞬间躲闪。

“当时看到孩子黑瘦黑瘦的,很脏,没有人样,十分可怜。”田平安说,刚开始看到田英俊没认出来,因为他走丢时满头乌黑头发、皮肤白皙,而面前的田英俊却像个五十多岁的秃顶老头。

图片

田英俊不敢走近自己曾经生活的地方,只是远远地给记者指了下。

当地警方称没有犯罪事实不予立案

为了替弟弟讨回公道,田巍宏带着田俊杰于2018年12月21日到河北省沧州市泊头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报警,控告王某某涉嫌非法拘禁罪、强迫劳动罪和故意伤害罪。直至2019年3月13日,河北省泊头市公安局给田英俊下达了一份不予立案通知书。泊头市警方紧接着又要回通知书,又出了同一编号内容不同的一份通知书,该通知书称:“你单位于2018年12月21日提出控告的田英俊被非法拘禁、强迫劳动案。我局经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规定,决定不予立案。”田英俊家属面对如此结果表示无法接受,并向泊头市检察机关申请复议。

2019年4月2日下午,记者来到泊头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想要了解田英俊当时被解救的情况,办案人员称当时不是解救,不接受记者采访,让记者到泊头市公安局办公室备案。随后,记者来到泊头市公安局办公室,一名陈姓工作人员称需要汇报领导,领导在开会,让记者留下联系方式回去等通知。4月3日下午,记者分别致电安阳县公安局永和派出所高警官和河北省沧州市打拐办白警官,双方均表示自己在2018年9月21日参与解救过田英俊。

2019年4月3日9时许,记者跟随田英俊来到他曾经生活了8年的地方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军王庄村王某某家田地。远远望去,王某某家房子矗立在空旷的田地中间,几名工人在施工建房。一位村民告诉记者,这是村支书家,正在建牛圈。田英俊居住过的房间,破旧不堪,周围十分杂乱。随后,记者来到村里,一些村民告诉记者,王某某是村支书,老婆现在是村里小学的代课老师,他们都知道王某某家有个小孩叫田英俊,十分瘦弱,经常在村子里游走,后来听说田英俊被家人接走了。

“养条狗,时间长了还会有感情。”2019年4月3日15时18分,记者拨通了王某某的电话。王某某说,自己是2015年当选的村支书,收养田英俊时,自己还是老百姓。对于自己为什么没有把田英俊送回家,他表示只知道田英俊家是河南的,自己一家对田英俊很好从未打骂,对田英俊有感情,田英俊也不愿意走。他们经常给田英俊钱,田英俊被家人带走之后,王某某说在田英俊的床上找到3600元现金。田英俊离开半年多,王某某称自己一直在联系田英俊,却联系不上。

图片

安装蓝色门的房间就是田英俊曾经住了7、8年的房间。

曾被村支书强制干苦力8年,并没有领过工钱

“我恨王某某,他对我不好。”2019年4月3日晚,田英俊在一宾馆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瘦弱的田英俊坐在椅子上,咬着牙齿恶狠狠地说。被解救时,他身无分文,整整11年,从没人给过他一次工钱。起初,他在工地和砖厂干了三四年活,还能吃到肉和鸡蛋,但到王某某家后,8年几乎没有吃过肉,吃得最多的就是水煮面条。

据他讲述,2007年跟表姐夫坐火车去天津打工,随后到天津汽车站,表姐夫有事说离开一会儿,让他在原地等。没过多久,就有两名男子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拽到一辆车上。“我当时听那人打电话说,把人带走了。”田英俊,他个子小,不敢反抗,被带到离天津不远的一个工地绑钢筋,干了一年多。后来两年里,辗转又被人带到北京、天津、河北等不同的工地干活。除了管吃住,均没领过一分钱。“后来,我被人带到河北省沧州市及庄砖窑干了快一年,认识了王某某的老婆。”田英俊说,他在砖窑干活时认识了同在砖窑干活的王某某老婆。

他清楚地记得砖厂停工后,他被困在一个院子里,有人看着,出去就会被打。田英俊回忆,王某某老婆让其去她家工厂干活,每月给工钱。田英俊不愿意去,但还是被王某某和其老婆带走了。

田英俊被带到王某某自家的拔丝厂干活,也就是他被解救的地方。田英俊干了一个月后,他去要钱,王某某不给他,也不让他走,说他没身份证又没钱,坐不了车,走不了。从那以后,王某某开始频繁地对他进行打骂。拔丝厂一年多就倒闭了,后来田英俊在王某某家养了三年猪,又烧了三、四年果木炭,后来又养猪、干农活,直到被解救出来。据田英俊介绍,整整七、八年间,王某某从来没有给过他钱,王某某老婆倒是给过他钱,但都是几块钱。

穿村民给的旧衣服,一床被褥没换过,活干得慢就会被王某某打骂,“他经常用手机角砍我的头,你看这坑,都是他砍的,头顶的头发也是王某某拽掉的。”田英俊摸着自己的头说,记者在田英俊的头上确实看到一些旧的痕迹。据田英俊回忆,手机砍头、踹肚子、棍子打、扇耳光、拧耳朵、砖头扔都是常有的事,长期低血压营养不良,让他经常性晕倒,一个耳朵听不见。有一次被王某某踹完肚子后上不来气,差点死掉。记者在田英俊的检查报告上看到,田英俊的耳朵确实有问题。

记者问,这么苦,为什么不跑,离开王某某家?田英俊低下头,目光愈发的呆滞和无奈。“他们看着我,我不敢跑啊。”田英俊回答说,他一共逃跑了三次,每次都被王某某追回来进行打骂,最后一次,王某某告诉他,如果再跑就把他的腿打折。从那以后,田英俊再也不敢跑了。

2019年4月3日下午,记者致电泊头市公安局办公室电话,一名女性工作人员以自己不知情,陈姓工作人员以开会为由挂掉电话。截至发稿,记者没有得到泊头市警方任何回复。

编辑:江华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商务合作 |  最新公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京ICP备09012885号
投稿邮箱:gmjzw@163.com
免责声明:转载本网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公民网观点,
如有不当或有误,请联系本网客服QQ:1943557797,我们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Copyright 2008-2019 公民网 WWW.GMJZWZ.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