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学叫田冲

2019-04-15  来源:公民网

0

我的同学叫田冲
作者 / 郝臣


田冲是我的大学同学。大大的脑门,敦敦实实的个头,扎到人堆里找他很不容易。就是这样一个来自商州小山村的人,这么多年来,让我们这帮子同学羡慕嫉妒不已。因为,他已经早已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山乡青年,成长为一名地地道道的省级著名作家、文化名人、社会贤达人士了。

虽然我们已经好多年没有见面了,但是,却往往可以从各类报道中得知他的消息和创作的情况。他之前出版的入围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迷局》、获首届国际东方散文奖的散文集《春暖花开》,我都收到过。去年出版的个人第一部诗集《守望家园》,现在就摆在我的案头。


浮想当年求学时,他给我们留下的印象格外深刻。一身几乎不换的深色西服,总是擦得锃亮的皮鞋,头发似乎也梳得格外整齐,给人一种非常周整、精神的感觉。他不太参加锻炼,身体却格外地好,即便是冬天,也很少见他围围巾、戴帽子,单单的一条秋裤就能越冬。那时的他,就已在许多国家和省级刊物上经常发表散文、诗歌作品了。得了稿费,自己一个人欢天喜地地跑到学校附近的羊肉泡馍馆搓一顿。

同学们很少和他聚餐聚会啥的,因为每每聚餐,大家聊的和他都风马牛不相及。他的世界里,除了文学还是文学,其他的外界事物,勾不起他太多的兴趣。也就是我、喻西文、吕晓燕、王立平、舒琰、鲁丽平、王小龙等我们几个喜欢文学的同学和他走得近一些,其他人大都敬而远之。其实他人很随和友善,性格不外不内,是共同的爱好把我们联系在了一起。

我们那时大学毕业后,国家已不包分配。为了生活,我们四处奔走,虽然同学之间很少联系,但是那份同窗情谊历久弥新。

他从事过很多职业,也吃过很多苦,干的最多的还是报社的编辑记者工作,一是他的爱好使然,二是那是他最擅长的行当。1995年左右,他孑然一身去了省城西安打拼,钻的最多的还是文化圈。

在我的印象中,他从业过的报社很多:商州报、陕西农民报、各界导报等等。若干年后,我才知道,他已经是《西安商报》的副总编辑了,事业家庭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三十几年以来,积淀深厚,成绩斐然。小说、散文、诗歌、楹联等等,门类齐全,佳品纷呈,着实不简单。小说《迷局》就再版三次,甚至出现了至少两种盗版,这在陕西文坛早已传为佳话。

他在西安文化圈的朋友众多,我常常想,一个原本有点迂腐木讷的文人,在省城西安这样的大都会如何立足,居之何易?谁知,反而是他,在这里活得如鱼得水,高朋满座。他和陈忠实、贾平凹、肖云儒、高建群、京夫、孙见喜、方英文、王海等等这些陕西文坛的大腕级人物过往甚密,好多都是忘年之交。作为大师们的小兄弟,他从大师们的那里得到的文学营养,人生启迪永远比常人要多得地多,难怪他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正如大唐时的文人曾嘲讽初到京师的白居易说“长安米贵,居之不易”,可当看了他的诗作后,长叹,如此奇才,居之何难?田冲老兄也应该是这样的际遇。一个两手空空的文学爱好者,只身一人西漂长安,头无片瓦,脚无立锥,就是凭着自己的爱好、拼搏和实力,与世无争,执着求索,一步步走到今天,不能不令人敬佩。我们的很多同学,二十多年来不知换了多少工作,不知成就了多少富豪,可他依然在自己清贫乐道文学世界里自得其乐,砥砺前行,从不放弃。看来,评判快乐和幸福的标准,这几十年来他从没有变过。我虽然也爱闲来写写画画,也是很早就加入了省作协,但是,多年以来由于俗务缠身,很难静心写作,多年来也绝少投稿,所以,离文学也渐行渐远了,唯有田兄的执着再次感动了我,这也是我再次捉笔为他画像的原因之一了。

说起他的诗集《守望家园》,我几乎是一口气,用整整三个小时飞阅而成的。为什么会用那么短的时间呢?是他写的不好吗?是我不认真吗?都不是,因为我们之间十分熟悉,一开卷我就发现,他的诗正如他的为人,清纯、通透、淳朴、简约,不需要你去琢磨深意,他的诗就是一面生活的镜子,内心是什么,诗意诗境跃然纸上。不像很多朦胧派、现代派,甚至口水派的诗歌,让人“两只黄鹂鸣翠柳(不知所云),一行白鹭上青天(不知所终)”,他的诗上口易懂,而且声韵合拍,节奏感很强。他是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和陕西省楹联学会的副会长,音乐节律方面的功底一定很深。这些丰富的经历和造诣,为他的诗歌创作开辟了方便之门。

田冲诗歌的正能量十分蓬勃。他的《梦回延安》“我没有出生在延安,延安却在我的心中扎根生长”、“多少次梦里,我回到延安,延安就像茫茫大海中的灯塔,指引着我们前进的方向”。多么简单的话语,但是富含感情,明快而坚定。再如《毛泽东颂》“中国老百姓喊一声毛主席,亲热得如喊自己的爹娘”,这样的诗句,正如关中农民诗人王老九的诗,直白、简单,但直抵人心。白居易的唐诗,不是要让市井小民看懂之后才拿去传抄流传的吗?简单,也是一种大美。

因为他是透明的,所以,他的诗歌也是清澈的。《十月,我在红尘之外》中“人生,我的人生,我们的人生,像一张透明的纸多好,像孩子们澄澈的心多好”。这样的句子,不正是他在历经人世沧桑,和内心痛苦煎熬后的真实期盼吗?

他不是一个威猛的潮男,但是,这一点也不影响他内心的强大。《我们的企鹅》中,“从南极洲走来,还是从北冰洋走来,挂满了珍珠的光环,挺立得像凯旋的将军。我们读着你,寻找勇气的来源,寻找伟岸的所在,你以英雄的气魄,检阅着我们懦夫的灵魂”。再如《在航班上》“给心情放个假,和神仙对次话,把什么都放下,真正能放下的人,天不怕地不怕谁也不怕”。读着这些诗,我的眼中仿佛看到了企鹅一样挺立着的他。是啊,他不怕冷,他的腰板永远像《白鹿原》中的白嘉轩一样笔挺,就是现在发福了,腰板依然挺得很直。

虽然我们是同学,但是,我对他的恋爱史一片茫然,反正上学那会儿,他好像只是老老实实地读书写作,没和那个女孩子有情况。记得那年出差去他《西安商报》编辑部小坐,下班后他约我吃饭,倒是见到过一次他夫人。个子比他高,口才比他好,很干练的样子。可是,作为一名从小就爱写诗的“老诗人”,他的浪漫情怀一定不胜枚举,从他的诗歌里足见其内心世界的富饶。

情诗《等待》中“我前世在修炼,前世之前也在修炼,今生也在修炼,只为和你的相遇相知相恋”,咿,这分明是情书的范本嘛,早点看到抄几句,何愁不能抱得美人归?《邂逅》中的“两束目光相撞,溅起一片火光”;《不敢说爱》中“我把爱字在草稿纸上写了十遍,为的是相聚时勇敢地向你说出来,真的相聚,心中的拖拉机震得地板也抖”,像这样简约直白流露的诗句,在他的情诗中比比皆是。我知道,这些都是他心里流出来的句子,纯天然的,没有刻意雕琢,和他的人其实也是一样的。

不管怎么说,也不管他成就几何,他是商州大山的孩子,内心的淳朴和善良与生俱来。正如他诗集的同名作《守望家园》所言“无论离家多久,也无论距离多长,游子的心中,家园永远是出发点和归宿。这种情愫,也正是他的老乡和恩师贾平凹先生新作《山本》中演绎的人文初心。
田冲田冲,心植田地,勇往前冲!
 

2019年3月6日

【作者简介】郝臣:笔名浩晨,陕西商州板桥人。生于1972年9月,系中国报告文学研究会会员,陕西省、商洛市、商州区作家协会会员,商洛市诗歌学会会员,1992年起发表作品,结集出版《碎步成蹊》一部。

 
田冲,男,1970年10月出生于陕西商洛,1988年开始发表作品,已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文艺报》《陕西日报》《华商报》《西安晚报》《四川文学》《延河》《青年作家》《西部散文选刊》以及美国、德国、加拿大、泰国、瑞典等国内外报刊发表作品300余万字,并被评为“西安市优秀新闻工作者”,荣获西安市文联第三届“双新奖”。出版长篇小说《迷局》,入围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获首届浩然文学奖、第三届山泉文艺创作奖、首届张爱玲文学奖提名奖,已被数十家报刊连载;出版散文集《春暖花开》,获首届国际东方散文奖、首届中国丝路文化奖、第二届丝路散文奖;出版诗集《守望家园》;书法作品多次参加展览发表获奖,被广泛收藏。系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第三届签约作家,陕西省楹联学会、陕西省少儿文学研究会副会长,西安市作家协会、陕西省散文学会、陕西省职工作家协会、陕西省诗词学会理事,西安市新城区作协副主席,西北大学现代学院客座教授。现为《西安商报》副总编。
 

编辑:江华


关于我们 |  人员查询 |  诚聘精英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商务合作 |  最新公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京ICP备09012885号
投稿邮箱:gmjzw@163.com
免责声明:转载本网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不代表公民网观点,
如有不当或有误,请联系本网客服QQ:1943557797,我们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Copyright 2008-2019 公民网 WWW.GMJZWZ.CN, All Rights Reserved.